烟雨江南

时间:2021-04-07 12:37:15 | 作者:孙乙帆

我常想着泛舟人文,与美同行。去寻找一种真正能够触动内心深处的画卷,在这个从不缺美的世界里,我寻找着……

“爸,下周的艺术A证,你帮我出出主意吧!”

“自己决定。”虽然没有人帮助,但我并没有放弃。在我所扎根的地方,这片深沉的土地,没有呼伦贝尔大草原上宛如棉花糖般的白云,看不见尼亚加拉大瀑布上斑斓的彩虹,也比不上黄山上赤褐色的夕阳。但却有着袅袅炊烟,小小村落白墙黑瓦下,朴实的小屋,这片土地叫江南。

在无穷的黑暗中,从天界坠下一点光,从此人间被点亮。站在断桥上。雾朦胧着我的双眼,在雾中我看见了一双芊芊素手握着一把油伞,在风中她的衣裙摇曳着,她总是站着不动,像是在等一个人,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三生石”。白娘子等了许仙一千年,若有来世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从断桥往回,我一人行,并不觉得孤单,因为有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另一位知己。他的人生总是挫折,从来没有一帆风顺过,走上苏堤,饱览西湖,看着湖面上平静的水面的倒影,我叹了口气,他叹了口气。他头戴一顶轻薄帽,穿着白袍,拖着长长的胡须,“东坡,真的是你吗”?他从袖口抽出一把扇子,轻轻丢入湖中,水面漾起了涟漪。这些同心圆水波之中,几艘小舟泛起,耳边是渔民唱着渔歌,看着那些采莲船,我明白当时苏东坡的选择是对的。一蓑烟雨任平生。料峭春风吹酒醒。

千年之前,我与东坡闲谈,与居易痛饮。千年之后,我重新回到江南,妄想和他们再一次相遇。拿起宣纸,用西湖的水拌着墨,我知道一幅“大作”就要诞生了,提笔提膀,在浓墨和淡墨的交融下,一艘艘船若隐若现,将毛笔用力一按,又一折,我的精神无疑是专注的。西湖边的杨柳……

“画好了吗?”

“嗯!”

“想好叫什么名字了吗?”

“就叫烟雨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