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春里的一课

时间:2020-07-05 11:54:05 | 作者:呼延波

迈着轻快的步伐,走在清晨的环校路上。七叶树的新叶已经长了出来,猛然醒悟,现在已是暮春时节了。

白玉兰的花早已凋谢,树下的灌木丛留下了乳白的花瓣。路边的碧桃花也早就谢了,青白色的小桃只有樱桃大小,俏皮地躲在了红色的桃叶之中。窗外的银杏树又萌发出了绿叶,在阳光下透明地摇曳着,叶脉一根根清晰可见。

坐在教室里的课桌前,上面那激励的话已影影绰绰。老师在讲台上不厌其烦地说着防疫工作的注意事项,班长和体委在后面埋头写着同学的名字,把早上量过的体温登记上去。开学了,感觉很熟悉,亲切。

然后就这样,没有同桌地经历了历史的荡气回肠,语文的慷慨激昂,数学的严谨细致,体育的健康向上……望着平时在屏幕那头,只听见声音看不见面孔的老师,感觉很熟悉,笔尖也异常勇猛地晃着。

中午,吃饭的时间,食堂阿姨把饭菜送到了班门口,馋馋地勾引着饥饿的胃,以及因饥饿而敏感了的味蕾。青色与红色的彩椒撒在土豆烧鸡块上,宫保鸡丁上竟飘着热气腾腾的湿烟。那记忆在灵魂深处的味道,此刻出现在了眼前,又怎能不激动?但身为劳委,打饭自然落到了我头上。手用酒精消过毒后,戴上一次性手套,搅一搅一盆菜,用毅力忍住口水,朝后面早已按耐不住的同学们招了招手。

一个个飞身下桌的同学们从消毒箱中拿出了盘子和碗,第一个盘子递了过来,接过,用手托住。铁勺在盆中舀了一勺土豆,诱人的颜色一刹那间就窜入了眼帘。红褐色的酱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汁从有些过满的勺中不断地滴下来,土豆块的艳黄显得是那样的美好,放入盘中,往左跨一步,一勺宫保鸡丁就进了他的盘。隔着口罩都能感受到他的谢意。下一位同学微笑着拿过一个盘子,我依旧有些生疏地舀菜放入盘中递给他。看看身边的伙伴已经可以游刃有余地舀取米饭放入盘中,还能目测同学胃口大小来控制米饭的多少,看着他,不禁有些惊讶。“好了,好了……”我才回过神来,只见一个不小心,竟给他打了两勺宫保鸡丁,赶忙给他拨出去一些,专心打菜。

一个个雪白的盘子从眼前飘过,身后筷子与盘子的碰撞声也越来越密集。有那么几次,真心觉得动作极其娴熟,不由地有些自豪起来。

五十二个盘子依次在眼前过了一遍,如释重负地吐了一口气,给自己打饭。贪心地多拿了几个鸡肉块儿,哼着小调端到座位上,取下口罩与手套,大快朵颐。窗外,阳光正好,鸟儿时不时在树上鸣叫几声,银杏树的树叶更是如水一般透明,在空中一上一下地摇摆着。一缕凉风吹拂进来,更是平添几分喜悦。胳膊尽管因为打饭有些酸痛,但却很满足,是啊,这就是奉献后的快乐吧。

坐在座位上想着,那些援鄂的医生不是更辛苦吗。他们穿着笨重的防护服在医院中穿梭着,关怀患者,悉心照顾,救死扶伤。尽管防护服下的他们劳累疲惫,尽管口罩将脸庞勒出了印记,但他们依然坚持着,坚持到援鄂任务结束的最后一刻。这就是奉献的感觉吧,那样美好,那样快乐。

暮春里,一课奉献,铭记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