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小野花忽然有点儿忧愁

时间:2021-04-06 16:43:25 | 作者:黄梓璇

“朝阳调的酒很淡,却很醇,浅浅的斟在每一朵杯型的小野花里。”

大概是春天给了这些调皮的小野花勇气吧,金灿灿的花儿热热闹闹地盛满了整个山坡,薄雾轻轻缠绕着小坡上嬉戏的孩子,我撒开脚丫子在遍地的花儿中跑呀,跳呀。外婆套着件灰蓝色的毛衣,在我身后踱步走来。

“桉桉,不要去摘它们,它们正成长着哩!”外婆打断了正准备对一朵小野花下手的我。“可是它们好可爱,我想摘回家看着嘛。”外婆拉住我,说:“你可以摘这些大一点的,它们也一样可爱,但你得好好地爱惜它们啊。”

外婆摘起一朵小野花轻轻地别在我的耳后,风拂起小小的裙摆,我捧着零零碎碎的小野花,对着山坡哈哈大笑起来,她也如孩子般哈哈大笑。

小野花一年又一年地盛开又凋落,我也追逐般地长大,星样子的花,香味儿隐在了外婆的褂里。

每个春天都是不一样的,今年的春天是天天都细雨蒙蒙的,这样的天气让我莫名其妙地烦躁。

似乎有什么预感,母亲给我来了个电话,外婆住院了,胃癌,晚期。

柏油马路上,行色匆匆的行人一个又一个用异样的眼神瞥了我一眼又一眼,也是,在这样的雨中没有撑伞地跑着,确实很奇怪。泪水随着狂奔隐在雨中,我跑啊跑啊,平时就几步路的家,却像没有尽头般,望不见,到不了……

外婆的胃其实一直都有问题,之前母亲一直想带她去做检查,可外婆这个人啊,实在是固执得紧,说什么也不愿意去,母亲也便不了了之。

我只有周末得空去看望外婆,带着小野花。她总拉着我的手,呢喃着什么,凑近些听,才发现,是关于我的。

“桉桉,你要好好长大,好好听话,和这些小野花一样,快快乐乐的……”

我是不愿让外婆看见我伤心的模样的,我不愿让外婆也伤心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我靠在病房外的墙壁上,泣不成声。

这些花儿放在她床头总是要一个星期的,每次看见外婆拿着这枯萎了的野花,开心得像个孩子般的时候,我也便阵阵心疼,生怕外婆像这花一样,枯萎而去。

最后一次见到外婆,她精神变得很好,似乎生病的这几个月都是我做的梦一般。她坐在床上与母亲舅舅聊着天,我将枯掉的野花儿收了起来,与之前那些放在了一起,把新采的那些又换上了,我兴冲冲地跟外婆分享着这几天发生的事,外婆却握住我的手打断了我,说:“桉啊,别再去摘这些小野花啦,它们不应该在这医院里的,它们应该在大地的怀抱里才对啊。”

我突然打了个寒颤,好一会才缓了过来。

我紧紧地抓住外婆的手,勉强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泪珠在眼眶里打转,我似乎又预见了什么。

离开了医院,我去了那座小山坡,淡黄的小野花又是大片大片地开着,我不知何时摘了一朵,将它别在了耳后,却再也找不回以前的天真和快乐。

春风揉乱了我的头发,也吹落了那朵小野花,我只顾往前奔着,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再回去看外婆一眼。

但才过了几个小时啊,刚刚那个还在与母亲聊天的外婆,此时此刻却已经面如土色,我蹲在地上,吻着她冰冷的手,泪滴落在枯萎的小野花上,凉透了我的心坎儿……外婆,您看啊,我带着小野花来看您了,您看呐,它多可爱啊,您也带上它吧,带着它去旅行吧。

外婆永远留在了2014年的那个春天,那个野花盛放的春天。

小野花啊小野花,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带着我的思念,将我的思念寄给另一个世界的外婆吧。

小屋还是那处小屋,山坡上的野花又盛开了一片,与记忆中的小野花一模一样,但似乎又不一样了,只是少了一个人,只是小野花有了些许忧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