曰思无邪

时间:2020-03-18 17:12:12 | 作者:君酒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题记

白露之间,霜雪之间,有一伊人,在水一方;杨柳河畔,飞雪漫天,身着戎装,青丝化雪;青衫子衿,浮于心间,独自怅惘,立墙遥望。

这一幕幕情,一幕幕景,从固守方正的字行里跳脱出来,从遥遥远古乘着凌空架起的永恒轨道,在历史的洪流中发出阵阵轰鸣,迢迢走进美好的画卷,而那温情的人儿与岁月如走马灯般一幕一幕在眼前播映。

第一幕曰:淇水之畔,佳人不返

记得你憨厚的样子,带着欣喜与紧张,借口“抱布贸丝”,实则“来即我谋”。当时的雀跃与娇羞,化作一抹绯红从脸颊爬上耳根,但却碍于家人的不满,也只能故作迟疑。送你渡过淇水的那天,桑树正葱郁沃若,那枝上翠绿欲滴的新芽正如我心中萌发爱情的种子。目送那滚滚淇水替我将你送至河畔,我的心早已被你俘获,而你满载而归。订婚之日在金秋,我终于嫁于你为妻。时间终是无情,当初嫩美的桑叶渐渐被抽离了活力,叶子变得枯黄萎缩,叶脉突兀地分裂整张叶面,仿佛一触就碎。从当初的和美,到失望,再到麻木,竟花费了我的青春和悸动。原来所谓的爱情竟是我一个人的事。既然你已把我是为多余,那就不必再苦苦煎熬。我爱的乃是“总角之宴,言笑晏晏”的少年,而不是“言既遂矣,至于暴矣”负心薄幸的男子。如今,我独乘小舟踏上归途,淇水滚滚,渐湿帷裳,回想起“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不禁头涔涔而泪潸潸。

第二幕曰:朝有青丝,待暮成雪

狼烟弥漫,风沙卷卷,逼仄的空气里夹杂着血腥独有的涩感,被血浸透的残损的甲胄紧紧贴在皮肤上,空气中每个微弱的波动,都牵扯每一寸毛孔,引起一阵战栗。猃狁时不时突袭,就又是一场血雨腥风。粮草不济,只能以薇菜充饥,想着“曰归曰归”,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从“岁亦暮止”到“岁亦阳止”,始终没有实现,而派去送信的人始终杳无音讯。“昔我往矣,杨柳依依”想起故乡的杨柳枝随风翩跹的姿态,那是我还是青春年少,而“今我来思,雨雪霏霏”雪花漫天,月白发交融,归乡路途中,道路崎岖、步履蹒跚,又到哪里去找寻当年的“杨柳依依”呢?

第三幕:高楼城阙,我思我心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女子只身立至城楼之上,摩挲着磐石的纹理,斑驳的岩面经过了工匠精心的打磨。女子在高楼上徘徊往复,如海般涌起的思潮将她淹没,同时随之而来的还有对男子不解风情的埋怨。“纵我不往,子宁不来?”女子极尽远方眺望,群山叠嶂,也挡不住她的思绪绵长。在初晨黎明将晓之际,亦或是夜幕繁星缀满天际,

后记:无邪

《诗经》满载着滔滔不绝的情感,映照着许多人的悲欢离合。当我们深陷于这些美妙绝伦的文字之时,那些故事当中人亦或是事物都给予我们朦胧的美感,如荟蔚看花,如堕五里雾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漫山遍野地怒放,像是被烧灼的柔软绸缎,又似少女粉色情愫盛满的心扉;“蜉蝣之羽,衣裳楚楚。心之忧矣,于我归处”,蜉蝣朝生暮死,生命之短暂,令人唏嘘动容,恰印证了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叶般静美。

曾经传唱在街头巷尾,流传在水泽盈畔,如今变成一幅幅画卷,在铅华历史中暗吐芬芳,等着有心人来拾取这些风情种种。

它静静地镌刻着那些人事物景,将深刻而又平凡的道理,用看似枯燥无味的文字平铺出来,细品时却又回味无穷。这些天真、烂漫、平凡的人事,在纷乱躁动的动荡时光中,从未被淹没被忘记被撇弃。它就像一条潺湲,在岁月里静敞,过路人都能尝到它的甘甜。这条小涓包裹着人性最真实最明朗最澄净的东西,曰思无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