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会花开

时间:2020-08-01 15:39:26 | 作者:王虹吉

左儿呆呆地站在他的“小花园”前,目光灼灼。这不到十平方的土地,承载了他太多的希望。九月的小叶紫薇一簇簇地开放,甜甜的清香在空中飘荡。可是左儿清楚地看到,那块他挑选的土地上,没有丝毫动静。

那里有爸爸留下的种子。

两年前,爸爸在那个晚上和自己告别的场面,他记得清楚得很。爸爸说他很快回来,说不定是明天,后天呢。爸爸从口袋里扒出一粒种子,轻轻地放在左儿的小手儿上,对着眼睛肿得像核桃一样的左儿说:“左儿,等这个种子发芽,长大,长到你这么高的时候,爸爸就一定会回来的。”左儿停止了哭,摸了摸手上的种子,很信服地点了点头。

左儿不止一次端详着这粒种子。青翠的颜色,仿佛里面充满了无限的生机,一埋进土里,第二天就会长出来似的。终于,他下定决心,小心翼翼地在院子里开垦了一片土地,种下了他的思念。为了不让爸爸的种子孤独,他又添了好多好多不知名的小花小草,但把最肥沃最扎实的土壤,留给了爸爸的种子。

可如今,那些不知名的小花,开了又谢,谢了又开,爸爸的种子却一直静静地呆在土里,仿佛睡着了。去年秋天,那些野花像发疯似的长到了左儿那么高。左儿刚睡醒,看到此幕,半天缓过神儿来,扑到野草丛里拼命地撕扯这些野花,大哭着说:“你们还我爸爸,你们还我爸爸!”女人在一旁默默看着,背过身来偷偷拭泪作文https://Www.ZuoWEn8.Com/

就这么盼着,盼着呀。一年又一年,土地渐渐荒芜。光阴荏苒中,左儿已经长得十分高大挺拔了,像一棵大树。

左儿独自望着杂草丛生的土地出神,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他跳进蚊虫肆虐的草坳里,拼命地寻找他当年种下的种子,黑色的泥土塞进了他的指甲,白色的衬衫被汗水浸出一道道黑渍。他像挖着宝贝似的捧着带有泥土芬芳的种子,它还是像当年一样绿油油的。

他仔细端详着这种子,突然扭过头质问女人:"妈,这种子是不是就不会发芽?这么多年了,它还是这个颜色,这根本就是熟的!”女人被左儿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哑口无言。因为她知道,他抛弃了她们。

“妈,您说话啊!”左儿仿佛知道了真相似的吼了出来。

左儿大哭起来,“我要去找我爸,我要去找我爸!”

女人发疯似的追赶左儿,但她老了。

她慢下了脚步,一声叹息。

夕阳隐匿在黄昏的晚霞里,萧瑟的秋风带来了抵挡不住的寒冬,女人捶了捶微驼的背,干咳一声,天空仿佛明朗了几分。

“妈!”

左儿仿佛就这样从天而降,女人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眼花了。

一身军装的左儿,笔直地站在女人面前,女人憋了几年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如决堤一般涌出。

女人轻轻地摩挲着怀里的左儿,平静地闭上了眼晴。

太像了,仿佛左儿就是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