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的春节

时间:2021-03-20 11:49:29 | 作者:冉雨歌

平日里,舅公家只有遇到极为重大的节日,才舍得杀鸡,在没那么重要的日子里他们舍不得。他常说,把鸡留到过年再吃。

盼着盼着也就过年了。

除夕那天,我随全家回了乡下。所有人都在忙,舅公舅婆杀鸡,有人出去买鱼,家里的人把火生起来,只有猫能缩在墙角睡觉。鸡和鱼当然不是今天吃,不过今天得备着——大年初一不准动刀,不吉利。

大年三十的午餐和晚餐都是很丰盛的:凉拌鸡、凉拌鱼、香肠、腊肉、风干鸡和兔……不过全桌只有酥肉汤和酸汤冒着热气,凉拌鸡是自己家用粮食养的最好的鸡,凉拌鱼是大条的鲫鱼,汁浇上去,一股葱和韭菜的香味扑面而来,那样的菜平日里很少吃,香肠腊肉挂了几月,就为在过年让大家大饱口福。

今晚有人玩摔炮,他们往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年是放鞭炮烟花,但不管哪种,这几夜响声是不断的。

炮,我初一才玩到,几个孩子和两个大人放完了一车的炮。

有大摔炮和小摔炮,小的掉在地上也会炸,大的声音响,孩子们借着机会捣乱,扔着炮吓猫赶狗。我把炮往天上扔,有的掉在楼上,在阳台上砰地炸开,其余的砸在地上,炸开几朵花。大家休息的空隙,小孩便跳在那片碎屑上,反复踏着,时不时踩在一个没炸的,便砰一声从脚底传来声响。舅舅和爸爸玩的是擦炮,要点火,孩子们敬而远之。舅舅将炮摆成圈,一点便噼哩啪啦一串吓人的响。爸爸是点了炮往水里扔,他告诉我,他小时就用炮炸鱼。

擦炮在水中仍会炸,有的炸得响亮,有的闷声闷气,大家在炮声中咯咯笑着。

春节就这样笑盈盈地来,笑盈盈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