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2020-03-23 13:47:20 | 作者:芮天瑜

温暖的阳光从云层里透出来,洒满大地,但仍无法解冻这被寒风冻住的城市。

“啦啦啦”我一蹦一跳地和爸妈去公园玩。一路上,我像个快乐的小兔子,伴随着笑声,在雪地上留下了一串串的小脚印。

不一会我们上了地铁,车厢很空,几乎没有几个人。我刚坐下,就觉得一股怪怪的味道向我袭来,有点像汽油,又有点像发霉的黄油,又和几个星期没洗的臭抹布有点相似,我不禁“寻味”望去,只见一个农民工蹲坐在车厢连接的角落里。

他衣衫不整,上身套着一件又破又烂又臭的薄棉袄,满是破洞的裤子上还沾满了泥巴,脚上穿着一双旧运动鞋,大概是长期磨损,才使他那千疮百孔的袜子也露了出来。在这寒冷的冬天穿得这么单薄又这么破旧,有谁能想到呢?他骨瘦如柴,看似年轻却满头白发,脸上爬满了深深的皱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纹。这身装扮不禁让我心生怜悯,却又多了几分好奇。车厢里有这么多的空位,但他却只坐在自己的大沙袋上,还时不时把手边的工具往身后挪一挪,似乎不想让它们妨碍到任何人。每到一站,他都会不自觉地往角落里缩。

站点一个个过去了,人也越来越多,但他的身边却一直很空。这时上来一个孕妇,吃力地坐在靠近他的座位上,他立刻向旁边人更少的地方挪了过去,那孕妇紧忙说:“没事!”他抿着干裂的嘴唇尴尬地挤出一丝笑容,“我马上就下车了。”然后依在车厢边,竟然慢慢地睡着了。

过了一站又一站……

看着他蜷缩的身影,我不再觉得他丑了。比起身边穿着光鲜时髦的人们,他反而更美,浑身散发着天使一样的圣光。

我们出了地铁,走在大街上,阳光洒在地面,天气仍然很冷,但我的心很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