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一个“烦”字了得

时间:2020-05-22 15:02:44 | 作者:穆德硕

已是深冬,几片孤零零的黄树叶在枝上瑟瑟着。放学了,我背着沉重的书包,像背着一头大象。天渐渐暗了,又冷又饿,仿佛闻到妈妈做的红烧排骨,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呼呼——”一辆公交车飞驰而过,停在公交站。说曹操曹操到。我一阵窃喜,今天这么巧,难道公交车懂得我的小心思?我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奔跑,到公交车屁股的时候,公交车关上门,又飞驰而过……

烦!只有在站台等了。等啊等,一路车过去了,二路车过了,三路……足足了等了二十多分钟,我要坐的八路车还没有车影。这前说好的十五分钟一班车的呢?传说里都是骗人的!已经过了三十分钟,我快要饿晕了,八路车似蜗牛一样,才慢吞吞地爬来。上了公交车,也没有座位。我站在一个小朋友面前,他的烤香肠的味道钻入的鼻孔,唉呀,人间美味啊,我忍不住深深吸了吸了鼻子,吞了口唾液。“吧唧,吧唧。”哼,小样,还咂吧嘴。“噼”什么东西掉地上了。“妈妈,我的香肠,我的香肠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小男孩带着哭腔。“反正也就一小口了,不要了吧,明天再买。”透过人缝,我隐隐约约看到垃圾桶里躺着的半截香肠,深红的颜色透着油亮,那么诱人!飘过来香香甜甜的味,那么浓郁!我又忍不住吞下一口唾液。我又瞥了几眼可爱的小半截香肠。

烦!下了车,呆立着的路灯已经亮起来了,昏黄的灯光无精打采地望着行色匆匆的路人。我心急火燎地直奔家门。远远地看到路中央立着一个小石子。“哼,小石子难道你能挡住我回家的道?”我攒足了劲,猛地踢向它。“哎哟,哎哟……”石子毫发无伤,脚指却碰到了花带边,痛得龇牙咧嘴直叫娘。扔下书包,也顾不得刚穿的新衣服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双手抓住脚,好大一会儿才缓过劲来。赶紧把鞋脱下来,哟,大脚指甲往上翘着,指甲缝有点点血丝。抽泣了几声,抹抹眼泪,袜子也不穿,只穿了鞋子,一瘸一拐地回家了。

烦!

后记:天天等公交车回家,等待的时间是最长的……也是最烦心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