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老爸

时间:2020-10-04 13:52:16 | 作者:吴方州

我的老爸,长得不帅,也很懒,什么家务事都不做。老爸只有几根头发,眼睛小小的,只有仔细看才可以看到他鼻子下面的胡须。他喜欢打饱嗝,每次打完饱嗝之后,他都会做出一副满意的样子。

在还未入学前,老爸还是一个一无所知的小毛孩。那时的他很调皮,最出名的还是他那首“名歌”——《拖拉机神曲》。虽然歌词是一样的,但是被他唱起来,这几句“拖拉机”却抑扬顿挫,起起落落,颇有一种冷幽默。

在上学的时候,我的老爸经历了一次生死关,这也是他为什么现在变得这么矮的原因:

老爸上四年级的时候,那时掀起了“武侠风”——金庸写的《射雕英雄传》风靡全国。同学们每天下课都会打打闹闹,你来一招完颜康的“起凤腾蛟”,我来一招杨铁心的“回马枪”,他来一招黄蓉的“回风拂柳”……

又下课了,老爸和他的同学开始玩闹起来。这次来和老爸对招的是一个大块头,他稳如泰山,看上去好像无论怎么推也推不倒。老爸虽然不是骨瘦如柴的人,但也打不过这么大的块头。于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老爸就拼命向走廊的尽头跑过去,那大块头也“呼哧呼哧”地追过来。老爸心中已有了招数,马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走廊尽头的栏杆,反身腾空向大块头踹去。

没想大块头反应灵敏,伸手抓住了老爸腾空踹出的两只腿。可是老爸没有抓稳木头栏杆,一手滑,那个大块头不知怎么,突然也在此刻松了手。嗖——老爸就这样掉了下来。虽然当时他在二楼,学校的二楼很高,像我家的四楼一样。幸好他在空中翻了个身,才掉下来。当时老爸在半空中就已经吓晕了。落到地上许久,老师把他抱起来后,他才苏醒。那时老师也惊呆了,忙问他:“你妈妈的电话号码是多少?”老爸一字一顿地报出了奶奶厂里的电话。于是,那些老师就说:“还好还好,脑子还没有摔坏。”之后,老爸就被送去医院,被诊断为右脚粉碎性骨折。在家休养了四个月才重新上学。

在家休养的四个月里,以老爸的好动,每天都要一动不动地躺在家里,他怎能受的了呢?于是,他每天都活动一下手和脚,防止它们“生锈”。前两个月最难熬,而且老爸时常会想到从楼上掉下来的情景,每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每想起,都是一身冷汗。这件事对老爸自己来说也没有太大的影响。他是一个胆大的人,上帝想让他活,一定会继续保佑他,他也就继续像没发生什么事情一样读书。奶奶经历了这件事后,又惊又喜,逢人就说自己儿子命大,这样都能活下来,“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到后面两个月,老爸每天上午都会下来走走。没事时他就会读读学校里的书。下午,就会有一名同学来老爸家,给他今天的作业。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把作业交给顺路的同学,带到学校。

老爸的初中成绩并不怎么样,相比小学,他的成绩差多了,奶奶都开始担心起他考上什么高中了。不过老爸神奇地在初三奋发图强,成绩“一跃千里”,次次考试都在前五。奇迹发生了——他考进了一中。

后来,老爸大学毕业,找了一份平平淡淡的行政工作。他认为家庭才是最重要的,工作再好,也是为了把家庭守护好。他有时还会请一个下午的假(也可能是年休假),来陪我和妈妈运动。曾经那个调皮爱玩的男生,如今已完全蜕变成一个顾家的“贴心暖男”。

一个初夏的早上,太阳很毒辣,炙烤着大地和路上的行人。爸爸送我去上学,我坐在车里认真的复习科学——那天有科学考试。正琢磨着奥斯特和他的电磁场,只听到到一声“到喽”,一抬头,爸爸正笑眯眯地转过头。我白了他一眼,半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讨厌,我正复习到一个我不会的知识点呢!”我下了车,丢下一句“拜拜”,就自顾自地跑进学校。

当我想起科学书落在车上时,人已经进了校门,准备上楼了。“完了!田老师一定要骂死我了!”田老师是我的科学老师,一想到老师那副凶相,我倒吸一口冷气。虽然觉得没什么可能,我还是抱着仅有的一丝希望调转方向,往校门口跑去。

爸爸的车竟然还停在那里!他眼里充满了担心和忧郁。我们的目光重逢了,好似接吻鱼一般,紧紧地吸在了一起。那一刻,我才知道,每一次我进校园的时候,爸爸都是默默地目送我走后才走的。

我的老爸,没黄磊学习好,更没吴亦凡帅,没有姚明的身高,也没有邹市明强壮。但在我眼里,他却是学习最好、最帅、最高、最强壮的那一个!他给了我别人给不了的安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