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年三十

时间:2021-04-06 14:27:12 | 作者:苟永坤

在我的记忆中,这一天是春节中最热闹的日子。大年三十,既是一年中最后的日子,也是唯一一天跨越两年的日子。

大年三十这一天是极忙的。大清早妈妈和爸爸就在厨房里忙碌,菜是提前几天买好的,不然现在就买不到了。

做菜时至少做九个,讲究“长长久久”。煮饭时也有讲究,必须多煮点,留到明年继续吃,就图个“年年有余”。虽然我被“特赦”——不用写作业,但是也不能在家长忙碌时闲着,于是乎,妈妈给我指派了一个“光荣”的任务——整理蔬菜。在厨房里,听着油锅中“噼里啪啦”的响声,我知道这是准备做豆瓣鱼,这个菜还是由平时都不怎么做菜的爸爸亲自操手。很快,鱼炸好了,淋上特制的酱汁,象征着“年年有余”的香气扑鼻的豆瓣鱼就做好了。闻着香味,我放下了手中的活,看着一大桌子菜,我不禁咽下了几口口水,正想用筷子偷吃,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哦不,是“评鉴”一下时,妈妈将我拉回了现实:“让你给我整理的蔬菜呢?”“知道了,来了。”我只好强忍住口水,重新开始干活。

夜深了,我们一家要先祭拜祖先,再吃年夜饭。一家人一起为祖先烧纸、烧香,轮到我祭拜祖先时,我脑子里迷迷糊糊,根本不知道家长在说什么,只能乖乖地烧纸,跪拜。长辈们告诉我,这是希望祖先来年保佑一家人平平安安。祭拜完祖先,终于到了吃年夜饭的时候一家人围坐在一起,一同举杯,互相祝愿。同时还一起通过电话问候因新型冠状病毒,而远在北京的奶奶他们。我们共同在新春佳节之际享受难得的团圆时光,餐桌上我们说说笑笑,爷爷与爸爸一同把酒言欢。作为一个吃货,我只是在关注饭桌上那些平时很少吃,但很好吃的饭菜,什么鸡鸭鱼肉应有尽有,充耳不闻家长们正在讨论的话题。待到吃完饭后,爷爷要出门洒水,说是慰藉那些死在外面的孤魂野鬼。

为了守岁,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春节联欢晚会,任由困意袭来,却无能为力。时针总算指向十二,烟火声顿时不绝于耳,耳际还不时传来人们的欢呼声。

新的一年,新的篇章,在充斥着灿烂的烟火与激动的欢呼的夜空下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