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形记

时间:2021-04-06 15:35:34 | 作者:刘天滨

因为疫情,我现在除了上学以外的时间不能出门,在这期间的娱乐也就只有看书了。但由于看的太多,以至于晚上会失眠,即便后来睡着了,也经常做梦。最近一次,我梦到我变成了一只棕熊幼崽……

一开始,我梦见了我“熊”生中的第一次睁眼。要知道,棕熊幼崽出生的第2-3个星期后才会睁眼呢!而且刚睁开眼的幼崽是非常脆弱的,没有母熊的照顾,迎接他们的就只有死亡。所以我一睁眼,立马开始观察四周,确定母熊妈妈是否在我周围。旁边的兄弟姐妹们也做出了相同的举动。这时,一条粉红色的,又长又湿的东西从后面舔过来——母熊的舌头。我当时在内心疯狂地呐喊道:“等等,等等,我是个人类呀!请你尊重我一下,谢谢!”可从我嘴里喊出来的只是酷似老鼠的吱吱声。唉,可能每只熊的成长路上都会有这么难堪的一刻吧!

我在梦里的头两个月就是在“吃奶、睡觉、再吃奶、再睡觉”中度过的。说句不好听的,真是无聊至极。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梦中的熊妈妈决定第一次带我们离开我们的家——一个岩洞。不过说真的,我其实一直很想知道在一只棕熊幼崽的眼里,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的?是春意盎然?危机四伏?还是新奇刺激?现在正是我在梦里的第一次机会。没想到,刚作文https://Www.ZuoWEn8.Com/走出洞口,就被另一只小熊崽扑倒在地,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又扑上来,用前爪将我死死地摁住。我怒火中烧,刚准备还手,就听到了熊妈妈的召唤,与此同时,她也放开了爪子,向着熊妈妈跑去。

我作为熊崽中最大的一只,居然被自己的一个妹妹打了!我十分不爽,但也无可奈何,毕竟现在我正走在一条大河里,一不小心,便会被那急流卷走,小心“行”得万年船呀!

刚过了河,我就听到一阵锯木的“咔咔”声,和人类的吆喝声。我忘记了自己在梦里只是一只熊崽,径直向那群人冲了过去。突然,我看见其中一人拿起了猎枪,枪口对准了我的胸膛,我的脑子一片空白,直直地朝那黑洞洞的枪口撞了过去……

后来我听到了一阵呼唤:“天天,天天,吃早饭了,咦?昨晚不热呀,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呀?”我才忆起,原来是个梦。这个梦让我对熊的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好奇。但每次回忆起这个梦,回想起那电锯的噪音和那对着我的、好似深不见底的枪口,我的额角就会冒出冷汗。它也让我明白了:不要捕获任何野生动物,一定要好好保护环境。这不仅是为了动物们,也是为了有朝一日,我们可以在野外很轻而易举地看到它们,不用再用红外追踪器和无线录像机来追寻它们的一举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