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作文六年级

时间:2021-04-19 12:02:52 | 作者:王善真

篇一:遇见作文六年级

王善真

老家的栅栏孤独地倚在墙边,女主人已没有空管它,任凭枯黄的藤蔓爬上其胸膛,一点点将它吞没,陈旧的庭院,连鸡鸭的聒噪也日月不变。近年来,只多了一座小篷,少了一个人——他是我的爷爷。

我回老家的次数屈指可数,但自从爷爷走了以后,我分外珍惜老家的人,物,甚至一只小飞虫都会怜爱有加,生怕下一秒便流行似的离开自己。直至现在,与爷爷的处于也相片似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我也时常将它捧出来,细细揣摩——

微凉的下午,稚嫩的小不点儿拉着爸爸的衣袖,怯生生地挪到爷爷面前,那时爷爷还可以站着,但已是病恹恹的了,岁月在他的脸上刻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像纵横的公路,肆无忌惮地飞跃在粗糙的脸上,深陷的燕窝中嵌是一双深邃的眼,眸子后头好似有一汪星辰大海,明亮而温柔,闪烁着温热的光,让我产生敬畏。

“小孙女儿,几岁啦?”沙哑的声音传来,不禁让我缩了缩,在我稚嫩的心灵看来,只有大反派才能发出这种声音,但它莫名的不让我害怕,如柔和的雨珠,浸润了我幼小的心。“9……9岁”我羞红了脸,不敢直视那让我看不懂的眼睛。

爷爷笑了,一笑,皱纹便扭在一起,眼睛眯成一条,有盈盈的温柔透出来,那笑也令我难忘,现在想起来,心中也是温热的,要冒出绿芽来。我们交流不多,但短短几句,但足以见得他的性格。

爷爷虽然走了,但留给我的是一份生机,一份温暖,我们的初遇刻骨铭心。

篇二:遇见作文六年级

骆桐羽

只是一个最平常的上午,路过一棵枯树,微风吹过,也是一个不经意的目光,却被目光处的美好吸引。

一棵表面深棕的枯树,甚至已有树皮掉了下来,在偏高的一枝上,却生出了一株细嫩的绿芽。那绿芽在枯枝中极为显眼,像是枯竭许久的湖泊湿泥中忽涌出的一丝甘泉,人以为早已了无生机,它却在不经意间抽芽;尽管用尽全力只有一抹莹绿,却依旧让人感到生命的不息。

多好,用力生长。在独枝上望春风,我望着它,心里极为震憾:它像山密林里隐现的萤火虫,像夕阳下掠过小城边的燕子,像都市里万家灯火中的月影,像夜中贝加尔湖畔小船上的夜灯。枯树枝原只有深沉老气的,在这独芽的映衬下,却让人似乎望见了满树生命。就在这样一个三月的春,无声渡一层鲜活在人间。

多好,肆意生长。层叠起来的圆圆的叶片像春天的衣领。“青青子衿”,而我也是真的感受了“悠悠我心”的意境,就算只有这么小小一株嫩芽,才冒出不久,它就仿佛看破了一切,从此满心满意地生长。当然,只是仿佛,除了看破一切的垂暮老人,还只有刚出生的孩童,能一心一意吚呀学语,一心一意笑看春风。

多好,随心生长。小巧明媚在枝干上的灵魂,小叶片边的锯齿绕着棕枝围了个心,我想触碰它,又不敢,明知它没那么弱不禁风,却碰一下就好像扰乱了它一个春天。我只想让它随心安静生长,它会变得更厚,颜色更深,甚至会开花,这都是不确定的未来。但我能确定的是:它,不会放弃生长。

就是一个阳光不算明亮的上午,我遇见了生命,那小小一个芽像一只小小的蝶,飞过万物,装点着流年,敲击了我的心。

或许,在以后,它将沐浴在阳光下,走过四季,走过时间。在同一个地方,哪怕也只是一株绿芽,它也会同自然里的多数生命一样,成为别人目光处的美好,生生不息。

篇三:遇见作文六年级

周赵晖

每一次遇见,都是一场奇妙的体验,充满了新奇和美妙,仿佛是命运的安排,在冥冥之中相遇,并擦出绚丽的火花。

就在两年前的某一天,我与荷花来了一次艺术的相遇。

本来那次是我国画花鸟考级,老师准备了两幅作品,一幅是菊花,一幅是荷花。看着那荷花挺简单的,寥寥几笔大墨渲染,不像菊花图还要细致勾勒,于是我便选择了荷花。我和它之间的相遇便开始了。

我先要练习一幅。选上两支大笔,回首一抹,再添上细节,一幅急躁躁、凌乱的荷花图便出现在我的笔下。对比老师的范画,真是云泥之别——老师的画构图精美,充满诗意。粉红的荷花亭亭玉立,像一位羞红了脸、正值豆蔻年华的姑娘。巨大的荷叶立在荷花之下,如一只托起荷花的大手,颇有一丝“红花还需绿叶衬”的感觉。画面的空白处有几片尚未撑开的荷叶,只见一只红蜻蜓立在上方,可谓“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下方的几条小鱼儿更是点睛之笔,整幅画溢满了闲情逸致。可我的画,那可真没脸描述:整幅画虽然景物都在,可是意味迥然不同。下笔仓促、急躁,整幅画面没有构图,各种元素挤在一起,黑压压一片,仿佛世纪灾难到来前的压迫。

我愣在那里,目光呆滞:这怎么办呢?显然这幅画是过不了的,要不重新选菊花?说不定画得还不如呢……这时妈妈的声音传来,“发什么呆呢?不行,就再观察观察,再画一次,!”此话好像一把金钥匙,把死胡同瞬间打开了。仔细揣摩一番后,我又拿来了一张宣纸,挤好颜料,再纸上慢慢地画了起来。不一会儿,一朵鲜艳的荷花跃然纸上,但和老师的不同,我这朵荷花似乎多了一丝大方。接着,画荷叶。荷叶是用大笔抹出来的,但要拿捏好水分多少和颜色层次。一笔一笔,一笔一笔照着老师的手法涂抹、勾勒,终于呈现出一幅活色生鲜的荷花图。

遇见,原来可以是一次挑战,一次提升,我喜欢这样的遇见。

遇见更美的荷花,遇见更好的自己。

篇四:遇见作文六年级

路轩枝

在午后缱绻的一方暖阳里,就一杯热茶,思一方净土,品六年小学生涯。遇见你,真好;遇见你们,真好。

遇见你,真好

是你于一个稚嫩心灵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中占据了一个温软角落;是你于一个稚嫩心灵里扎根,从此枝繁叶茂,是你将一个懵懂少年从此彻底改变。

你,就是我的母校——南通崇川学校。

似乎从一开始,从我听到你的名字,就注定了,注定了六年的快乐生活。

红墙黑瓦的行政楼是你的标志,“向上向善”是你的校训,“让每一朵花儿美丽绽放”是你的目标。

对于一个崇川娃娃,最是好奇处莫过于初次相见时的你。夏末秋初,保留着夏天的那一点繁华,却也沾染了秋的一份沉稳,变得不再那么聒躁,似一位二十多岁的小年轻成长为三十多岁的青年人,开始于城市的喧器中学会思考。一切植物都是墨绿色的,衬得红色建筑分外妖娆。一切都透着一股书卷味,一股知识气,一股新鲜感。一个幼儿园刚毕业的小娃娃抬眼之余,尽是惊喜与好奇。

对于一个崇川少年,最为欢喜处莫过于上学时的你!当早晨的阳光斜射进教室时,朗朗书声已飘荡于校园上空,迎来了勤奋,驱走了懒隋。上课时,老师的教诲清楚可闻;下课时,同学的笑语洋溢庭院。一个天真的小学生奔跑之余,尽是开心与欢喜。

对于一个崇川学子,最为留恋处莫过于临别前的你。春日本该生机盎然,而离别却给这一切镀上了淡淡的悲伤。雪白的玉兰开放了,依然如从前那般圣洁美丽。而我却认为,这是有史以来开得最美的一次。风一吹,玉似的花瓣落了一地,一切显得更憔悴感伤了。我们这些毕业生们却觉得花是世上最美的,要好好去欣赏。明年的花还会开,可那时的景色已不再属于我们;明年的你依然如故,但那时的欢声笑语已不是由我们发出。一个毕业学子回望之余,尽是留恋与感伤。

遇见你们,真好

2015年9月1日,我们,相遇了。

五十一个人组成一个大家庭,从此我们互相勉励,互相帮助。

还记得我们一起度过的六个春秋吗?还记得我们一起奋斗的日子吗?还记得我们相处的欢乐时光吗?

毕业后,一切都将成为过去。可我相信,这段最快乐的黄金年华,会烙印在我们每个人心里。

“你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这是《同桌的你》里的一句歌词。没错,一年级开学时,一张张天真笑脸至六年级毕业前一个个成熟少年之间有多少朝夕!过得是多么地快!有人说离毕业还有一两个月呢,却怎知时间是多么地急速!也许茫茫人海中我们注定相遇,却怎也敌不过时间的固执安排!该散的终究要散,该来的迟早会来。接下的中学生涯里,只愿同学们都顺顺利利,勇夺第一。

时间是大海,我如一只小舟。只愿我能眼里有山河,心里有星辰大海,不负时光,不负最美好的遇见。

篇五:遇见作文六年级

遇见

徐叶馨

假若我能重选一次,我仍愿遇见春。

——题记

窗外的鸟叽叽呀呀的鸣啭。是麻雀?是乌鹬?是喜鹊?蓝的发白的天像质朴的蓝布被洗得发白,渐变得盖在粉蓝色的世界。栅栏旁的树漫不经心地抽出青绿色的嫩芽,被雨冲刷过后显得格外青春,看不出有丝毫去年老化的深绿的痕迹。光秃秃的枝上也留住了细小的小芽头儿,一颗颗,一朵朵,像一苞苞的小玫瑰花儿,假若我用这些细枝儿送你,你会喜欢吧!“徐叶馨,别东张西望,快写!”我慌忙低下头,继续写我的“一号三角型按2:1的比缩小”。

“你今天去我家玩好吗?”“好”“就5点呗,一定要来哦。”

有人说。

春,真正露出了她的小尾巴。

真安静啊,天地之间只剩下倾洒的一小方阳光。那充其量也是薄弱的,丝毫没有那泼辣的热情。那边,北边,窗户下面,有粉红的桃花在开,一小朵儿的,羞涩地站在枝头,却是引人注目的。这可是这树的杰作,但这花儿似乎是没有这么想,尽管还是那一树的香叶红。

那汉白玉的桃花则像茜茜公主一身的圣洁婚纱了。缎面的,轻柔朦胧的,中古优雅的,纯粹,无暇,没有多余的任何要求,就是一树开着了。可是,她像是有什么话要说的,只是默默里自语而不公罢了。

轻柔的一阵微风吹来,抚动着白的红的桃花,粉的蓝的世界。那一双大手透过窗子,撩这吻我的头发,淡淡这抚慰我的心灵,轻轻着吹去我的思绪,吹来蓝的红的鸟鸣,与我黄的白的发绳比美。有青涩纯真的小女孩儿从走廊路过,青的紫的微风拥着吻着她的手中的书本,她也便是以笑着爱着的神态应着春天。微雨则是执意要做微风的情人,尽情地用自己的一小方胸怀拥抱着丝丝夹杂着凉意的风,任由风把她吹得东倒西歪,失去原来的方向,仍是小着吻着送上自己的一小点滋润,仍不求回报地哺育着青春粉蓝的大地。

尽管是;可,美的不是微雨,而是春天。

我一抬头,见你也在看我。风正撩动着头发,牵动着你的眼角,像猫儿狗儿般眯了眯眼,即刻又笑开了——你知道一方阳光与你的发镀了金的银的,笑容在冥冥里牵动我的心,我即刻又笑着,给你比了个爱心,你有回我一个吻。我知道你说我戴上眼镜美;可,美的不是我,是春天里的13岁。

几昼光景,风雨却变本加厉地吹着下着,粉的蓝的花不知其本得开着掉着,任由风雨撕开她的一片片花瓣落地,不叫一声苦衷;青的绿的芽被淋得头昏脑胀,站在走廊边却寻不到庇护的地方;路过的女孩再勾不出明亮的嘴角;风,不再撩着吻着我的头发,淡淡着抚慰我的心灵,轻轻着吹去我的思绪;不过是只把曾经的情思加倍奉还了!粉的蓝的世界是被雨冲刷去了生机,即刻成灰的白的了!微风终是把微雨抛弃,由着灰的黑的雨独身怅然若失。

我不敢抬头,知道你在对别人笑;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我没有错。现在我的眼镜是只能清楚图像了!

总归不管是粉的蓝的或灰的白的世界,假若让我再选一次,我仍愿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