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

时间:2020-04-29 15:10:55 | 作者:陶维妙

我在,我随时都在。

(一)眺

是踏着汗水上来的,只是这样想,这座小山亭是最高了,朋友在下面眯着眼瞻望我,我背后是太阳,也是很耀眼,背后暖,身前竟是清冷,许是没人吧。

刚呡了一小口水,便有人上来了,也是看我舒服吧。可何曾体会过清冷呢?来了,便给吧。

只是清冷,你先接过吧。

(二)在

只不过是在罢了。

冥冥中,始终感到有人喊我,这次来到久违的学校,当时如此,校门依然是铁的,没有一同破损,只是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冰冷了些许。

花还能热吗?草还能香吗?操场的泥土还能扬起吗?一切未知,只是能把好自己,而流水潺潺,也许是流入归墟吧。

茫茫的归墟中,一声“在”划过。

(三)归

隐去了,还能再现吗?褪去了,还能重新鲜艳吗?归去了,还能回来吗?毛笔沾上了乌黑的墨汁,笔肚灌满了,毛笔一撇一捺后,墨汁也干了任你怎样,不沾墨,它一直是干的。

墨汁枯了,直至海枯石烂。

但宣纸,笑了。

在的,无论何时,何地,我都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