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艰难假期

时间:2020-03-17 14:38:33 | 作者:韦尚甫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今年的春节失去了往日的热闹气氛。我听爸爸妈妈说,有一个叫“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魔鬼肆虐武汉,使许多鲜活的生命枯萎。大街小巷空无一人,而且疫情持续蔓延至全国各地,举国上下一时间“谈疫色变”。就连我们这样的偏远农村,也是处于重重封锁之中。大家积极响应号召,家家关门闭户,人人足不出户。

疫情来势汹汹,不得不使教育部下达“全国中小学生延迟开学”的文件,意味着假期延长。唉!原本无聊、憋闷的假期已经使我抓狂、发疯,而针对疫情制定的疫情防控措施:不出门、不串门、不聚集、宅在家,更是助长了家长们的气焰。一天当中,最令我烦恼的就是——母亲大人。妈妈每天像个闹钟和复读机,在我耳边唠叨个不停,“八点了,该写作业了”,“该到看书时间了”,“你下午作业写没写”……各种任务各种安排像雪花一样飘下来,可我一点状态都没有,读英语课文脑海里是各种美味零食在诱惑,馋的人直流口水;练大字时想去骑自行车在广场驰骋一番,结果一看手下大字变成了两个车轮;盯背课文时老想着学校的美好场景,无拘无束和同学捉迷作文https://Www.ZuoWEn8.Com/藏,结果课文自然背的惨不忍睹。就连难得的家庭互动环节,我也是无精打采,气的爸爸妈妈吹胡子瞪眼。一天坚持下来,我的脑仁儿都快裂开了。我难,我太难了。我很想逃离妈妈的“紧箍咒”,怎无奈,疫情当前令我:初一一动不动;初二按兵不动;初三纹丝不动;初四岿然不动;初五依然不动;坚持到初六还是原地不动;初七继续不动,问妈妈几时才能动弹?妈妈幽幽地飘来一句:“钟南山爷爷说动才能动”。呜呼哀哉,真是“问我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啊”,真心祈祷疫情早点儿结束,自由解救我于这水深火热之中。

不过想想:亲人能陪在身边,一切安好,这是最大的幸福。再看看武汉的医护人员,冒着生命危险,救治病人,有家不能还;再看看那些不幸的病患,身受病痛折磨,内心煎熬,亲人难见,我还有什么可埋怨的呢?也就理解了妈妈的一片苦心,妈妈用这样的方式一方面督促我学习,另一方面使我这颗躁动的心,能静下来,不给社区,国家添麻烦。

2020年一月让大家度过了一个不平凡的春节,也让我经历了一次非常假期,愿春暖花开时——岁月静好,活力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