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有个“酒鬼”

时间:2020-05-22 15:13:51 | 作者:魏宇辰

液体之火让他若梦若醒,他离不开它。他是我爸,而它,就是杜康(酒)。

茅台、五粮液、剑南春……无一他不认,无一他不知。他与酒已紧紧拴在一起无法分离,更好似知己。只有杜康能懂得我爸的心……

我爸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家里小喝,饭店大喝。几年前,大伯准备造酒,我爸可是这操心,那操心。又是投钱买设备,又是研究造酒技术。大伯不会搞专利他去弄,大伯不懂用什么样的酒瓶,他找我姐帮忙设计。

有一次家里来客人,他们吃饭、喝酒,喝到兴起时,把我叫过去给他们弹首古琴曲助助兴。一曲《酒狂》弹下来,他们多喝了不少,还意犹未尽。

但这些只能说明他爱酒,恐怖的还在后面呢,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爸在没有我妈“管教”的情况下吃饭时,没有人去提醒他要少喝,他也就不知道控制量。别人给他倒多少他就喝多少,经常喝得酩酊大醉。他在外控制得很好,即使醉了也会认识回家的路,但到家后就控制不住自己,开始耍“酒疯”。

“我回来了!”带着醉酒腔调的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声音响起,我一听就没好事儿。果不其然,他一进家门就直奔我的琴房“弹”琴。听!他“弹”一句,唱一句。他开心了,我却惊惶不已:我的“宝贝”有没有被他整坏啊?这大晚上的,上下左右邻居们会不会来敲门呐?……我妈小声说了一句:“人家是‘酒狂’,咱家是‘酒疯’。”

折腾完琴,他又来当“霍元甲”了。“嚯嚯哈嘿……”一串串三岁小娃娃耍的玩意儿,竟让一个四十多岁的大老爷儿们耍得挺开心。只见他一会儿跳来跳去,一会儿甩甩膀子,一会儿“胸口碎大石”,欢快不已!

当完霍元甲又来当歌星了。他用怪里怪气的声音在那唱“我笑起来真好看!像春天的花儿一样!”此时,我真想接句话:“老爸,你应该唱我疯起来真好玩!”

有时候,我爸喝多了也会去帮我妈买衣服、首饰,回家给我妈弄水泡脚。每次的“酒疯”状态都不太一样。酒虽然让我爸耍“酒疯”时有点可爱,但我还是劝大家少喝酒。它让许多人身心受损,家破人亡。喝酒,应适可而止,正所谓“小酌怡情,大酌伤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