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林里的十一月

时间:2020-08-25 10:17:46 | 作者:丁兆轩

树林里的十一月,留在那儿的东西,不多了。

樱花树总是不住地叹息,它很怀念自己的花朵。而现在,它的树枝上只剩下最后的几片红叶。风是它的听众,只要风来了,它就不住地重复道:“我的花呀,我的叶子呀……”

女贞树总是很得意地炫耀着自己挺拔的枝干、美丽的绿叶和那一串又一串红色的、紫色的果实。它在寒风中飒飒地歌唱。有时,也嘲笑一下一旁的樱花树,让樱花树抬不起头。

猴樟总是保持着沉默。它只是站在那儿,顶着它那一丛丛绿叶。

小麻雀也不闲着。它们或是向别的树要点儿吃的,或是仔细地检查石子路上的缝隙里还有没有面包屑。

蚊子虽然没有完全死去,可也没有什么力气去吸血或是传播细菌了。它们只是趴在那儿,也懒得再换地儿休息了。

无花果树不讲话,站在桥头,河边或别的地方。它很伤心,它的叶子全掉光了,光秃秃的枝干上还挂着几颗未成熟的果实。它已经没有力气让果实成熟了。所以那些果实干了,瘪了,像失望透顶的老人的脸。

蒲公英情绪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很低落,因为他们成了一个个地道的“秃子”了。它的叶子全卷了,枯了。中间的那一根杆儿,却一直立在那儿,一点儿也不想倒下。

银杏树很高傲,它不同任何树讲话。它只是站在那儿,任凭叶子们变成美丽的金黄色,然后掉落。叶子不服气,它们即使飘落了,也不肯变干,变皱,仿佛期待大树说几句留恋和安慰的话。

叶子固执地等了一天又一天,银杏树却沉默了一天又一天。

树一直站在那儿,丝毫不理会曾经装点过它的叶子。叶子只能等着它,等它开口。树其实不想沉默,它只是在不断地想一个有点滑稽的问题:为什么那只黑黑的小狗总喜欢在它脚下大便?就这么想了一天又一天,就这么等了一天又一天。固执的叶子,固执的树啊。

大人们总是疯狂地给孩子们添加衣服。一件,两件,三件……毛衣,马夹,羽绒服……

孩子们都“胖”了一圈,下课跑一会儿,浑身都是汗。他们疯玩的兴致淡了。

树林里的十一月,是秋天的结束,冬天的开始。大自然喜欢它的每一个月份,每一个季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