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树,那记忆

时间:2016-11-02 12:02:14 | 作者:王炜章

每年都一样,总会在春节第二天回乡探亲,虽是这样,可我却几年没回过家乡了。习俗不变,人却变了。

每次回乡都是这样,平静的心情。年幼时为讨红包的激动,现在已没了。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回到家乡了。家乡,说变了,却没怎么变,只是,回想起久违的童年,确实是变了很多。家乡的老屋,还是如此陈旧,亲戚们,都盖起了新房子。我的老屋,在楼群里,显得如此特别。我是这样想,反正我都不在这住了,无所谓吧。说是无所谓,毕竟这给我太多的回忆了。

记得老屋后有一棵树,小时候说不出名字,到现在,还是道不出其名。现在想起,又突然想看看它。那树还没被砍,矮矮的,没啥特别。我问爸爸,这是什么树种。爸爸看看,又认真的想想,最后还是道不出其名,他说,他小时候知道这是什么树种,现在,看是忘却了。我看着树,在想,究竟是那树名不易令人记起,还是我们都不愿记着这树名。

我又去看望了那树。想在树前勾起一丝回忆,却是如此困难。望着那树刚发的新枝,不由得感慨,树枝是新的,回忆却是老旧了,而且,老旧的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不能回首了。那树究竟能活多久呢?在它身上的老枝退去后,会长出新枝,新枝依然长在旧树上。回忆褪去后,即使能找新的回忆,却不是旧的回忆了。究竟是造物弄人,还是我们在玩弄自己。童年的回忆是如此的美好,童年是如此的天真,到如今,感觉却是退散了。

随便整理一下老屋,便去亲戚家作客了。那亲戚,看似熟悉,却不知道是我的哪位。那大叔见我没打招呼,笑着说:“长大了就害羞了?我是你四叔啊!”我才知道我还有那么一个四叔,弱弱的叫了声“叔”。其实我都木然了,童年的回忆,怎么到这就尽化灰了?四叔,记不起了。

跟回忆一样,很多东西我们正在失去,不是我们没珍惜,而是我们根本没办法去珍惜。有人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但新的是否比旧的好呢?我不予置评,起码,我感觉,旧的东西,能让我有一种体贴感。再例如,父母即使再老再旧,即使我们会冷却对他们的感觉,但他们也是不能换走的,毕竟,你只有那么一对亲生父母。

珍惜你所有拥有的,有时候它也许会不怎么好,但新的东西,不见得比它更熟悉更体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