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树

时间:2019-06-25 13:13:45 | 作者:王宁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中飞扬,一半沐浴阳光,一半洒落阴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题记

“快看!小燕子欸!”公园里的孩子们指着我,欣喜地叫着,稚嫩的声音如湖水柔软悦耳,漾开一层层欢乐。沐浴着阳光的老人们抬起画满沧桑的脸,模糊地看着我的身影,无神的眼神中流放异样的色彩,口里楠楠“春来了啊……”

是的,我是春的使者,来查看一下,这里的自然,还好吧?

不错不错,我徘徊在公园上空,空气中氤氲着淡淡的清香,不知名的野花打起了稚嫩的花苞,三月的阳光柔软地撒落在万物上。最吸引我的还是那一棵棵树,活得笔挺,然而经过了一个严寒的冬天,并没有销蚀我们的韧性,都已经迫不及待地抽枝发芽,阳光下,稚嫩的小芽又衬出新生的希望。

只有他例外,我看这似乎仍处于冬天的他,轻轻地降落在他的一根字条上,真怕会把小枝压断,虽然我的体重很小,也不知道一节看似朽木一样的枝条能不能承载的重量。

“小树你好。”我向他打招呼。“你好,尊敬的小燕子。”他摇动冬天仅剩的几片枯黄的干叶。“你怎么不发芽呢?”“我可以和他们不一样啊,我有自己的生长规律。”我还未来得及搭话,周围的树便哈哈大笑:“发育不良了吧!别找借口了。看看我们,多棒!”我也转眼看了看那些稚嫩的芽,又看看这棵树上快死的枯叶,撇撇嘴。觉得这色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彩与生命的对比感,着实强烈。

“你还是快发芽吧。”我劝劝他,拍拍翅膀去刨泥土找吃的了。

那树沉默不语。

过了几天,来了几个工人,对那树指指点点:“砍了吧,你看看他都不发芽。”再等等吧。“唉,再不敢砍连树干都要作朽木扔掉了。”几个人唉息着走了。我又落到他的枝头,劝他:“你还是快发芽吧,别人都不懂你。”“他们不懂就算了,我有自己的规律。”一如既往的平静。春天的阳光渐渐开了温,其他树轻蔑的看着他,展开了自己的枝叶,将阳光隔离在阴凉外。

那树沉默地展开了枝芽,一言不发。天一热,人们三五成群地去树下乘凉,欢声笑语回荡在公园里,只看他那几滴影子下斑驳折孤单寂寞。

我叹口气,摇摇头,不再关注那棵树。

那树也沉默着。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有一天,我看见了许多人惊叹与赞美声。我寻声飞过去,惊讶地看见一棵巨大的树,几乎遮了半个天空,浓密的树叶层层叠叠,将一切炙热隔绝于外。许多人都来那树底下乘凉,为了表示感谢,他们给那树浇水施肥。那树也愈发生机勃勃,其他树很是嫉妒。

我也惬意地停留在树枝上,享受其他树无法给予的凉爽。

“小燕子,你还记得我吗?”我听出,这是以前那树,吃了一惊。“没错,是我。”我突然明白了什么。他轻笑。

是啊,如今又有谁记得这棵树,是当初那颗差点被砍掉的“发育不良”的树呢?因为总会成长,起步晚点也无所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