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时间:2017-05-15 11:22:56 | 作者:曾晴蕾

若,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他仍是他的旷世名主,她仍是她的绝代佳人,江山美人两不相侵。没有开始,就没有结束。

——题记

春江花月夜,一个一生只留下两首诗的人,却留下了“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的绝代佳唱。子夜的吴歌,浅浅的;淡淡的忧伤,谁吟唱……“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絮絮而来得江流挟着柔情的月,巧妙地绕过芳甸,妩媚的月照着书林,大片盛开的鲜花散发着沁人心脾的幽香倒映在月色下,原本肆意尘俗的美变得孤高洁雅了。

从前,从没想过,原本那些古诗词也可以那么美,就仿佛进入了一个幽寂的森林,耸入云霄的树上滴落着晨露,清如镜的谭就好似“潭面无风镜未磨”。就好似爱丽丝走在那奇妙的仙境,闭上眼睛,静静聆听,倾听那古诗词的古老气息,倾听读诗词的悲伧浑郁,倾听古诗词的高调婉转,倾听那只属于诗人的心灵呼唤,就好像那天空失群的大雁,低低盘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旋。它内心的孤独,彷徨,无人知晓,它眼角的泪无人知晓。

千年的诗,千年的伤,无人了解,可是安意如却将它诠释的那么好,可谓是“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她用精辟,优美的文字向我们描绘了一件件历史往事,一段段令人伤感的爱情,一个个寂寞诗人的独白。从“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到“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人美人来”从鱼幼薇的悲伤,孟浩然的恬淡到张祜的“一曲悲歌,两行清泪”无处不充满着对诗人的赞美与同情,以及对万世变迁的无奈。曾经风光的杜甫,亲眼目睹唐朝的繁荣与败落,如果不是经受过时间的洗礼,又有谁能写出著名的《三吏》《三别》呢?与贺知章、张旭、包融并称“吴中四士”的张若虚,仅存的两首诗成为我们对他了解的唯一途径。

诗词中的风花雪月,侠骨柔肠,让我顿然觉悟,原来古诗词中也有这般催泪而下的浪漫,这般复杂交错……

若,人生若只如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