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若只如初见

时间:2017-05-15 21:18:05 | 作者:韩子玄

站在红莲绽放樱花伤势的日子里,在她低头抬头的笑容间,在千年万年的时光裂缝间,她一回眸便是一个雨季。

清晨,在小镇河边看到青石板上蹲着一只小猫,表情严肃地凝视着河水,瞳仁又大又亮,想给它拍张照片,它头也不回地踏着朝霞踱进深巷,背影端庄地令人怅然。

突然看见穿着衣裤的她身段婀娜,挽一篮香白茉莉沿街叫卖,那踩起了清凉水花的小小脚丫踏过岭南风月。

她看见我,轻快地跑来,别一朵茉莉在我的衣襟上。因为将要离别,她便说要对我唱一段小曲,似粤语歌,字字叠叠情意绵绵。风轻轻吹起她的刘海,马尾辫子黑亮,和着她细腻的歌声,唇红齿白间,细眉明眸间,留下令人神伤的皂荚香。

这次旅行,我既遇见了最美的风景,又初见了最美的她。

暑期,应母亲故友的邀请,我同父母一路颠簸,和着细雨,一齐去到她家。终于,长途跋涉,我们到达了阿姨在的古村落。

我冒着大雨拖着箱子狂奔在古村落。突然一抬头,不远处人家屋角一盏雪亮的路灯,照着雨丝晶莹剔透似琉璃,顿时连狼狈不堪的泥水一身,都觉得成了惬意。一路走着望着极具古风的古老建筑,到家时,已近凌晨,于是我们都梳洗睡下。

辗转反侧,无法入眠,氤氲的夜色浸染着紫色的窗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棱,闻到槐花淡淡的幽香似一道澄清的柔波。我于是起身,走出房门,看见了她,借着微熹晨光,披衣而坐,默默于窗扉间凝神细窥睡眠中的花朵,毫不打扰,没有上前采摘,也未用一卷胶卷记录花浅眠的模样。只是牺牲自己的睡眠时间,呵护一方自然美的盛开。

我走进,她回过头来,晨光打在她的脸上,一副窘然垂首的羞涩模样,她绑着乌黑的辫子,发尾系一截青绒线,临花照水,秀秀明娟,原来她是阿姨的女儿,我与她交谈,告诉她我夜不能寐觉得无聊,她便用手轻轻捂着嘴,细声一笑,似一道清泉流入心间,她抬起长眸对我说,我给你讲故事吧,笑容甜咧天真。

花露水。乌辫子。咸香肉粽。

少女娓娓讲述,时空如烟似梦跨越到五十年代的广东,老时光的优雅,民国的烟卷,黄包车,随巷外的吆喝,一如绘卷演绎呈现。

夜半,我有一丝困意,她看见,便送我回房,掩门间,细白的雨沫浅浅飞扬,飞冰渣子般的水沫,照亮了少女嘴角小花般的笑颜。

我就这样与她初见,转眼就要离别,共同度过的两天一夜,因为她的陪伴多了一份江南风味,她那美态犹如弯弯月儿,朴素衣裤飘飘又回眸一笑。

街景成空。万物消散。

一道作伴,便过了虹色青春。

只愿人生如初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