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雪景的作文600字

时间:2018-05-14 14:29:46 | 作者:学霸

篇一:北方的雪景

李乐兮

假如北方的冬天不下雪,那世界就太单调了。记得有一年在过寒假,一天早晨我看见窗外一片白茫茫,原来下雪啦!

在南方长大,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雪,雪真的是那么洁白无瑕!雪花从空中飘落,它落在房子上,屋顶像是换上了白色的瓦片;它落在田野中,给花草盖上厚厚的大棉被;它落在车子上,一辆辆雪白的车行驶在积雪覆盖的路上,美极了!它落在行人的帽子和围巾上,像一个个调皮的小精灵;雪花它落在各个角落,世界亦然变成了冰雪王国,带给人们无限美好的遐想。

你看那公园里,小朋友在纯白的草地上堆起好多个小雪人儿,在栩栩如生的雪人间,几个男孩扔着雪团儿,追逐打闹。草地旁边一排排落光枝叶的树木,被雪花点缀的银装素裹,像是走进了一片纯白的树林。

那个冬季的寒假,没有南方冬季的细雨绵绵和郁郁葱葱的树木。但是却有洁白的雪花,它给大地带来如此美丽的景色,给万物带来生机,给小朋友带来无限乐趣,我爱着圣洁美丽的雪。

篇二:雪景

徐瑞婷

2008年1月4号下了一场大雪。早上我一起来就来到了我们家的阳台看雪。今天不上学,我要观察雪。雪儿乱飘,飘到了地上,飘到了各种各样的车上,飘到房子上,到处都是雪。外面人很少,出来的行人都打着伞。雪在空中飞舞,像绒毛一样,美丽极了!啊,我心里想要是能出去玩该多好呀!雪景实在太美了吧,我想路一定非常滑。树都变成了一颗颗白色的树,很美!雪地上留下了许多人的脚印,小鸟在楼顶上踩着雪,也留下了许多的脚印。

过了一会啊,我实在是太想出去玩了。我就吵着妈妈,说我想出去玩一玩。妈妈答应了。出门时,妈妈给我和弟弟带上了手套、帽子、口罩。我们就下楼了,一到外面就感觉到好冷啊!风非常大,雪就顺着风飘到了我的脸上。我们来到了小区里,我们看到一个非常漂亮的雪人。妈妈给我和弟弟照了一张相。这时,我的好朋友们也来了。我和他们一起打雪仗,玩得非常开心!突然我听到了哭声,原来是我不小心把雪球打到了我弟弟的脸上。弟弟哭着找妈妈,妈妈用手拍了拍弟弟身上的雪,然后弟弟又开心地玩了。

过了一会雪还是在下,妈妈说:“身上都打湿了,我们回家吧!”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片美丽的雪地!

篇三:故乡的雪,润泽我的心灵

戴思珺

一班客车,载我回到了那魂牵梦萦的姑苏,在这凝滞的、萎顿的冬季,在江南土地最干涸而焦渴的日子里。

南方的冷,并不严酷,却没有余地,无缝不入,幽幽的盘旋在每个人的耳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畔鬓角,如一杆促人前行的鞭,生生逼着这座古城转动起来、急躁起来,甩尽所有的水分。坚硬的冻土与灰蓝的天空遥遥相对,我的水乡故园,竟寻不到些许水汽了。一如已无归乡之喜,终日诅咒干冷阴郁的天气,抱怨手中未完学业的我,不知如何,才能拾回一份平和安宁。

坐在室内,昏昏欲睡,正要去会会周公时,寒意如蛇般从领口蜿蜒而下,打一个激灵站起来,拉开厚重窗帘,惊喜得几乎叫出声,这江南难得一见的雪,正纷纷扬扬,毫不吝惜洒落着,润泽苏州干涸的土地。

走进视角最为开阔的厨房,打开煤气灶,支上锅,倒进一袋酒酿,妥贴地盖好锅盖,在这一团温暖旁坐下,再举目饱看那雪景。雪花如絮,簌簌而下,在风中交织错杂,只见一片茫茫,似水边芦花招摇,白便是它唯一的色调。灰暗天幕下,窗外之景如笼在流动的轻盈素纱之中,这纯粹的白,独占了天地的气象,也独霸了天地的气象,却是以这样柔和的方式。我几乎能听见故乡舒展肢体迎搂这北方寒流带来的赠礼时满足而沉醉的呓语,雪润泽她每一寸干燥的肌肤,也一点点润泽着我的心灵。

雪落得不急不缓,灶上,青蓝色的火苗正舔舐着锅底,发出快活的咝咝声,厨房中白雾氤氲,酒香四溢。我急躁而疲倦的、在重压下奔命的心灵,渐渐沉静,耳畔只余下锅内水泡翻滚的咕嘟声,与窗外落雪细碎如沙的微响。

不多时,窗外已是一片银装素裹,雪却没有丝毫停下的趋势,依旧是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如轻烟般笼罩我深春的故园。将窗启开一道,伸出手,雪花跃入掌心,顷刻间化成暖暖的水滴,流进我的掌纹。再抬头,注视我在玻璃上因昏暗光线而分外清晰的倒影,雪花竟如同落在我的眼中一般。哦,它们定也在我温热的眼眸中化成了甘霖,流淌进心田中去了,它们润泽着我枯焦多时的心脏,将安宁与平和的种子,重新种下。

天色越发晦暗,街灯一盏盏亮起,锅中的酒酿也已沸腾,几乎要顶开束缚它的锅盖。取碗,将醇香扑鼻的酒酿舀起,一勺一勺地品尝那甘美的滋味,目光却无片刻离了窗外润泽心灵的雪。干冷难耐又何妨?学务积压又何妨?安宁平和地度过生活,终会有瑞雪翩然而至,无论如何,都别弄丢了心灵中蕴蓄的甘霖,赏一方雪景,品一碗酒酿,用饱满湿润的心灵,应对人生的每一次严冬——何况这只是南国不算浓烈的寒意呢?

故园的雪,润泽了江南的冬季,润泽了姑苏的土地,润泽了水乡的正月,润泽了我在故乡飘摇的心灵。

我望着漆黑天幕下,被街灯染上橙红的落雪,品着碗中酒酿,心中默念:天已晚,雪已落,能饮一杯无?

我遥对雪景,先饮为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