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时间:2019-09-30 11:40:47 | 作者:徐思辰

夕阳西下,水泥与石子掺杂着砌成的羊肠小道被晚霞染成了金黄,就如同撒上了一层金粉。小道旁的梨树静静地被点缀在金色的世界里,如雪般的梨花把它淡淡的清香悄悄地融进了晚霞。一阵微风拂过,几片梨花随风飘下,深深吸上一口,细细品味着,沁人心脾,令人陶醉。

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静静地站在梨树下,身边散落着几块木板、一把锯子、一把锤子和几颗钉子。夕阳照在他那沧桑的脸上。几只布谷鸟落在梨树枝头上嬉戏玩耍,勤劳可爱的蜜蜂忙碌着采摘花粉,灵巧的翅膀舞出了它们的精彩与绚丽,同时将淡淡的花香留在了他的粗布帽子上。

他悠悠缓缓地俯下身子,用刀刻般的手比划着,拼接着,锯下多余的木头。咚咚咚,钉上几颗钉子,一个四四方方、周周正正的蜂箱就在他粗糙而灵巧的双手下形成了。他把蜂箱捧得高高的,借着夕阳最后的余晖细细地打量着,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喜悦。

他常常搬个小木凳坐在梨树下,戴上老花镜,左手捧着本泛黄的中草药书,右手握着一个擦得锃亮的放大镜,在溢满梨花香味的晨曦里精心地研究着他从山上挖来的草药。

老伴患有轻微的脑梗塞和严重的风湿病、高血压,腿脚极其不灵便。为了治好老伴的病,他从山上采来草药,洗净,晒干。一作文https://Www.ZuoWEn8.Com/株株梨树举着洁白的花枝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与那来来往往的蜜蜂一同看着他轻轻地抖落草药上的滴滴水珠,小心翼翼地把一株株草药分开。

傍晚,初醒的虫子发出悦耳的乐声。屋内,紫砂壶咕噜咕噜地冒着热气,浓郁的中药味在屋内和小院里散开。他轻轻推开房门,往小瓷碗里舀一勺带着梨花味的蜂蜜,倒进汤药,用筷子在小碗里轻轻地搅了搅,然后送到老伴手中。

夜晚,皎洁的月光流淌在屋外的小院里,他俩静静地坐在电视旁观看着电视节目。老伴没读过书,更不识字,他看什么,老伴就陪着他看什么。尽管看不懂,还是静静地,静静地陪着他,一起品尝着那陪伴的幸福和淡淡的香甜,就像他为蜜蜂做蜂房而蜜蜂为他们酿蜂蜜的回报一样,美好而悠然……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老伴可以到梨树下去采摘果子,可以抱小孙女了。他常常会在晚饭后叫上老伴到村口散散步。金色的余晖铺在麦田的小路上,两条被落日拉长的影子,一长一短,一宽一窄,慢慢地,慢慢地走向远方,走向生活,走向幸福,走向美好……

梨花树下,他依然细致耐心地采收着蜂箱里装满蜂蜜的蜂房,梨树被可爱的蜜蜂围绕着。梨树依然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一切尽在不言中。

陪伴照顾是最长情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