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时间:2020-02-18 12:21:27 | 作者:陆劲涛

路边的灯光有些昏暗,却并不凄惨,抬头挥手便拦住了一辆三轮车,拉着母亲的手便坐了进去,倒真是第一次陪伴母亲去医院看病呢。

小路上一颠一簸的,我心里显然有些焦虑,握紧母亲的手心里甚至攥出了汗。母亲的脸庞微微泛白,仔细可辨一阵细索的打鼾声,母亲竟然睡着了,想必是太累了吧。

“滋……”的一声,车停下了,慌忙中我轻轻推醒母亲,母亲便迷迷糊糊地拉着我的手下了车,可怜我身板太过单薄,背不动母亲,只能借以那一个已逐渐厚实的肩膀。

进了医院大门,我便直奔挂诊处挂了个急诊,学着母亲平时陪伴我一样带母亲找医生看了看,开了药,脚下生风般领完药水瓶,又牵着母亲来到挂水的地方。着实令我吃了一惊,平日用病人的身份随随便便是坐下来休息,一边挂水一边还能享受几个人的服待,哪里观察到身边的情况,今儿才知道看病的人竟这么多,连打针挂水都要排队。陪着母亲等了二十分钟,终于轮到我们了,我心里隐隐有些不耐,肚子也咕咕叫起来似乎在发表无声的抗议。小护士似乎是个才大学毕业的姑娘,没有经验,一连插了两次才找到血管,母亲柳眉轻簇,猛然间,我想起也是几年前一次到医院为我看病,年轻的小护士一连把我手上戳了几个洞,我虽没哭但也泪眼汪汪,平时温柔可作文https://Www.ZuoWEn8.Com/人的母亲竟一下子发了怒,将小护士一下子推开,直到护士长来给我打上针事情才作罢。如今我这才意识到这是母亲对我最长情的告白吧,如今面对手上针孔黙黙无言的她便足以证明这一切。

我一手高举着药瓶,一手扶着母亲打上针的手,缓缓向前移动着,宛如执着军礼的军人,座无虚席,好不容易找个座位,只能先让母亲坐,而我的双腿早已瘫软发麻,肚中如肌中泛滥,我望了望母亲眯着的眼,狠狠心说道:“妈,我出去买点吃的,很快就回来,你好好待着啊。”可一抬头,不知怎的,一个灰头土脸的妇女夺人眼眶,首先映入眼帘,她正趴在座位的扶手上,睡着了,椅子上坐着白白胖胖的小子,明显就是她陪伴着的对象——她的儿子。我的心似乎被狠狠抽打了两下,继续滚回胸膛中低沉而有节奏地跳动着,思绪翻滚,仿佛我又坐到了病椅上,母亲坐在身旁,轻轻抚着我,陪伴着我。那温柔的眼神若是有人用一百两黄金和我换我也不换,那轻柔的抚摸就是用烈火烘焙我我也不要辜负。

我直了直身子,抽回刚伸出平步的脚,讪讪地对母亲笑道:“还是算了,妈,我不放心,还是留下来陪你吧。”母亲神志模糊间没说什么,却是笑了,我也冲着对面的妇人绽放出花一般的笑容,不用过多言语,只用我知道,陪伴就是最长情的告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