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

时间:2019-12-20 11:28:31 | 作者:郑云泽

今天,等了好久,一直等到整条街都空了,爷爷却还没有来。我的心,也空荡荡的……

来接我的一向是爷爷。小时候,我总认为爷爷是世界上最强壮、最智慧的人。每次上下学,总是爷爷陪着我。他牵着我的手,或者扶着我的小自行车,我们踏着小路,迎着太阳,慢慢地走,日复一日。我以为,日子那么长,他可以就这样一直陪着我走,一直走。

而今天,放学了,我站在教室门口,盼望着爷爷的身影——我多么想把今天学的歌先唱给他听。可是,他一直都没有出现。直到晚上,爸爸才来接我回家,他的眼睛红红的,慢慢地告诉我说,爷爷病了。

爸爸说,爷爷很快就会回家。我便天天盼着,盼着见到他,告诉他我有多想他。而这“小病”却一天天严重起来,爷爷很久都没有回来了。我看着爸妈一趟趟地拿东西,一趟一趟:碗,筷子,勺子,被子,衣服,毛巾……都被带走了,就连在家里好久不用的,一次只能煮两碗粥的小电饭煲也带走了。看着空落落的家,我的心也空落落的。

直到有一天,他们停下来了。我以为爷爷要回来了,可他们却告诉我,已经收到了两次病危通知书。爷爷想看看我,再看一次!年幼的我更是恐慌,很怕。

去了医院,我闻到了浓浓的酒精味与刺鼻的消毒水味混在一起。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冰冷的气息。

推开病房门,我看作文https://Www.ZuoWEn8.Com/到了一张白色的床,床上躺着一个身上插满管子的人。输液瓶里的液体在一滴一滴地下落,我的泪也一颗一颗掉在冰冷的地面上,试图用热泪给这个冰冷的房间添一丝温暖。

我走到爷爷身旁,说:“爷爷,你陪我回家吧,我想你了!”

一串热泪划过他的脸颊,雾化器的口罩里嘘出一团雾气,他似乎要说什么。无力地抬了抬饱经风霜的手,示意父亲把那个口罩摘下来。

平日里那个强壮的爷爷哪儿去了?我止不住眼泪,哭喊着:“爷爷!你要好好的,你要陪我回家。”

爷爷艰难地喘息,一字一字郑重地对我说,“爷爷不走,爷爷还没完成任务呢!”

“什么任务啊?”我呜咽着。

“爷爷要看你考上大学……”

我不知道大学是什么,只知道那是爷爷的希望!他说了,他不会走的。我的心稍安了,可泪水仍滚落不已,砸在医院洁白的床单上,滴在爷爷苍老的胳膊上。

爷爷是信守承诺的,是坚强的人。他一天天地好起来了!我又有爷爷了,他会一直陪在我身边!

虽然他不能像以前一样拉着我的手慢慢送我上学了,也不能骑着自行车载我到处逛了,但是,现在长高的我可以推着坐在轮椅上的他了。我们踏着那时走过的路,慢慢地走,迎着朝阳或夕阳……

我常常想:你爱的人还在你的身边陪伴着你,这就是最幸福的时刻。感谢上苍的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