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时间:2020-02-06 11:05:06 | 作者:董钊恺

和爸爸妈妈徒步从府前街往奶奶家走去。

已经是下午五点多,天色开始显暗了,又是阵风,带着几片云遮盖住了天空,好像这个城市一瞬间沉入了夜。

在春节前拼命赶工的公园路已经具备了通行条件,街道两旁也立起了朱红的灯笼,还十分创新地建起了明清时代的城墙和古楼,颇有一番韵味。本来,这里应是除夕夜里最热闹的地方了,但这次较先前则显得完全不一样。一路走下来,几乎没看见几个行人。路两旁的店面尚未正式投入市场,因此几乎都是大门紧闭,安静到我可以听见冷风吹过我耳边的声音,以及板鞋踩在石头路上有规律的“的的”声。

我带着口罩,拼命地呼吸,却只是吸到自己呼出的水汽,又闷又难受。口罩便是我呼吸新鲜空气的最大障碍。

但也没办法。这是去年十二月份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所引起的。这些由中华菊头蝠开始传播的病毒已经感染了数千人,它们活泼的闯进了我们的中国年,毫无畏惧,它们活在所有人惊恐的对话当中,活在那些只增不减的确诊病例中。而且,它们还极有可能飘散在今天晚上的空气中,饥渴难耐,寻找着新的宿主。所以谁还敢在这个时候出去闲逛,那些没办法的,也都纷纷用口罩遮住了作文https://Www.ZuoWEn8.Com/自己的口鼻。

今年,真是最不像过年的一次了。大人们担心自己会被感染上病毒,生死便要交给老天定夺,小孩子们也抱怨着,但毕竟他们终究还是少虑的,他们只是对接连取消的宴会有些许不满。现在最开心的只怕是病毒了。

到了奶奶家,之前所感到的种种冷清与无味,在进门的那一刻被吹散了。亮着的日光灯让之前一路走来,习惯黑暗的我感到有些晃眼,餐桌上已经摆满了温州过年特有的高脚碗,盛满了美味的菜肴,一盘热腾腾的炒年糕,白色的热气在冬夜里显得更加温暖。客厅里传来一阵笑声,听声音的粗犷便知道是两个表哥在谈论他们感兴趣的话题。

不一会儿,爷爷从厨房里一声喊:“开宴了!”我们都来到餐桌旁就坐,整个房间在那一瞬间,更热闹了起来。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家人们,今天都汇聚在一起,自然有好多话题可以谈,讲得最为热闹的当然是新型冠状病毒,肆虐我们最为看重的中国年……

夜深,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指针走向十二点,偶尔响起的鞭炮声,告诉我,新的一年了。

因为病毒,让这次过年成为最没年味的一年,但这种家人的团聚,这种“年”的意识,岂是病毒能冲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