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

时间:2020-02-12 15:53:24 | 作者:楼秦豪

不知不觉中一年又过去了,新的一年又到来了,在三十的这天晚上,大家齐聚一堂,吃着丰富的团圆饭,聊着在这一年中所发生的大事与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小孩们则兴奋地玩着手机,聊着天时还不忘数着刚悟热就要上交的压岁钱。

不过今年却不一样,大人不再一边吃团圆饭,一边欢声笑语的聊天。只见他们一脸的紧张,吃饭一边用手机翻看着同一条新闻,电视上也不再播着春节联欢会而是一个又一个的新闻节目。在一个个字字腔正的播音员口中时不时的播出“武汉”“病情”“冠状病毒疫苗”“钟南山院士”等一个个关键词,听得人心慌慌。

孩子们也不再大吵大闹,只是一个个缩在沙发之中,默默的打着游戏,再也没有人发着方便的语音,只用着笨拙的双手慢慢的打出一个又一个信息。吃饭前孩子们一改以往从不洗手的习惯,在洗手间拿着肥皂像拼了命一样的搓着手再看他们的神情,仿佛像杀仇人一样愤怒,一个个小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在吃完饭后,人们只待了一会儿就早早各自回家了,不再像以往一样狂欢到清晨再慢慢回家。在返回的路上,大街上冷冷清清,一个人都看不见,见到的车用一只手都数的过来,公交车上一个人也没有宛如一辆鬼车一般。再看大酒楼与大商场,不再像以往灯光闪耀,人声鼎沸,而是一片黑暗,门窗紧闭,一个人也没有,温州已成为了一座“空城”。

回到家中,本想看看窗外的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烟花,结果发现窗外冷冷清清,不再像曾经的“百花斗艳”“万紫千红”,“争奇斗艳”那样百花盛开,只是偶尔从远处传来一两声,抬头一看只是“一枝独秀”,都说“一枝独秀不是春”啊,这样根本不是万民同庆的同庆的春节,只不过是一个人的个秀,只好摇摇头回去但一转头,身后就其秘密的声响马上转头心想着“欧亨·利”式结尾也不赖,结果又让我失望了,那只是有人多放了一点点烟花而已。

到了初一一起床,心想三十不热闹,今天出应该热闹了一些吧,因为今天可是走亲戚的好日子,看阳光明媚真是个好天气,结果一看大街上还是冷冷清清,只有一辆呼啸而过的救护车,其余的屁都没有。穿好衣服,准备出门看看,结果刚摸到门把,爸妈的男女双吼就飞了过来“不许出门呆家里看书和写作业”口中一口鲜血被震了上来,好距离的够远,而我有内力深厚于是将鲜血压了下来,一转身发现妈妈忽然不知何时飘到我身后“现在病毒那么流行,你还出去,还要命不要命啊,你这么大了要对自己负责任”。在吼时,还顺便将手中的扫把“送”到了我手中,我只好苦拉着脸开干了。不过我发现有活干的日子实在是太爽了,因为在下面几天我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无聊”,每天只做四件事“吃、睡、写作业、看书”无聊到只能换着顺序做这四件事,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唉,真希望不再过这样一个毫无年味的大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