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美

时间:2021-04-07 12:20:07 | 作者:杨泞菡

三月是一年中最亮丽的月份,而真正有魅力的不是繁花盛开,而是无数拥有短暂花期的花朵仅在此时盛开。

春日初至,乍暖还寒。河边的嫩柳迎着和煦的春风舒展身姿,樱花在阳光里摆弄眉眼,粉白的花瓣规整地簇成一团团,似酒杯,米黄色的花蕊,禁不住微风的吹拂,轻轻地飘进河里,让河水也晕染上了一点淡粉,象一位身穿粉色和服的女子,手中团扇半遮面。这真实相得益彰了。

更高些的树枝上尽是如雪的梨花,不见淅淅沥沥的春雨,只见一团团轻薄透明的云雾附在褐色的树枝之间,淡黄的花粉窸窸窣窣地飘落,在淡金色的光线下,明丽而不失沉静,似豆蔻少女,在市井人潮之中眉眼含笑。

樱花梨花最好盛开在河畔,玉兰却常常俏立在人潮涌动的大街。玉兰的花朵要大些,却丝毫不显得臃肿。片片花瓣微张,散出淡而悠远的芬芳。似乎只要你从玉兰旁经过,都会衣袂含香一样的。恍惚间,如有穿着白色旗袍的女子从你身旁,悄悄地消逝在视线的尽头。

不等人赏完饱这盛景,掉落的花朵便日日增多,有时是走在小路上,抬头只见零星的玉兰;有时是盼着再到河畔赏花,却看得樱花只剩三成……气温升得愈快,白日愈长,数不清作文https://Www.ZuoWEn8.Com/的花朵在一夜间掉落,回神已是夏。

翻看照片,不由得感叹花期之短,也应了“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碎”的名言。但回想起来朵朵的樱花、梨花、玉兰,却清晰地在我眼前盛开,美得真实,连掩映在垂下的绿枝间的小朵白花都无比分明。而那四季常青的藤叶绿草,即使生机勃勃,却连叶片的形状都难以回忆。

忽地想起冬季时读《女生徒》,作者形容到“女子并不明白苦难,也多没有长远的打算,她们更在乎的是身上的衣裳是否得体,她们只想让今天的自己美丽。”我顿时想起:那身着和服的女子站在如云的樱花下,同花一样柔美;那豆蔻年华的少女回眸,同梨花一样明丽;那穿行在玉兰花下的妇人,同花一样雅致。寒冬逢了初春,三月之花变得鲜活,还有绿意的藤草。

花如女子,不仅仅因为美丽,更在于他们对待生命的态度,生命不一定长但一定要静好,生命不在于活着的状态,而在于活着的意义。生命应该在拥有时肆无忌惮地绽放,追求极致的艳丽,就算修短随化,也必浓淡相宜,也会鲜活地永存于后世的记忆里。

又是一年三月三,兰亭修禊虽远,眼前繁花盛开,我眼前总是浮现如花的女子,透过花,我看见了生命。